返回列表 发新帖

[散文随笔] 论魏禧

[复制链接]
发表在  2022-8-11 1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论魏禧

    文学是“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”,文学家也不是从天而降的,他必须经过百世修行才能奏功。以宁都清初大文豪魏禧为例,魏姓也是炎黄之后,魏姓在三国时出过名将魏延,唐代出过文学家宰相魏征。魏禧的高祖在五代十国时,是宋秦国的了翁公。传至远四公,以仕宦留居江西建昌(南昌)。后迁居广昌县株溪,再至七传祥公,自广昌迁宁都。可以查知:“魏氏世有通人,为邑望族”。
    明嘉靖间,宁都碰上饥荒,魏希简(字良宗)捐谷万石赈灾。他的善举得到朝廷的“旌表”,赐以冠带。为此,希简公在家乡建了“圣旨门”,“落地千柱”,以此庆贺。从此,魏氏家族被时人称为“圣旨魏门”。一个人的修养可分为两类:一是品德修养;二是学识修养。二者缺一不可,方可至圣至贤。魏禧先人能行儒家教化,“贫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,平生修为坚持克善克仁,终有好报。
    魏氏家族是宁都的客家人,他们世代能以“耕读”传家,尊师重教之风绵延不绝。魏禧祖父祖鸣(字嘉谟),好学上进,“游南太学病卒金陵”,客死在求学路上。到了叔子的父亲魏兆凤(号天民),更是尚德崇学之人。崇祯初,兆凤诏举孝廉,后又得到地方学使陈懋德的赏识,举为师儒。再后来,天民还得到了巡按叶成章的举荐,于是“天子遂下县聘”。虽不成行,但魏天民志节超世,堪为师表。
    兆凤不仅学养很厚,他的为人也是受世人佩服的。据《宁都直隶州志》记载:兆凤一生乐善好施,他散尽家财,“为乡人葬死,救患,营婚嫁,修治桥梁、道路”。他不仅修桥补路,修葺宗祠祖墓,对乡里贫弱者也多有接济。有一个乡邻叫宗子的贫儿,不能娶,魏天民不仅出钱为他娶上老婆,还出钱为他建了住宅。因为魏兆凤品行端正,最终赢得了学者的尊称:“征君”。
    到了魏禧那里,他的品行学养更是超越常人。据宁都州志记载:“禧束身砥行,读书论古。公卿贵人慕名觐见弗往,独与沉沦穷约者游。后居勺庭授经,四方从游者日至,惟以实学。古谊相摩。切非祀祖,不入城市。后出游吴越间,无贵贱争购其文,天下称叔子先生。康熙庚午,徵禧博学宏词,不就。”老天爷见魏禧终生“嗜古力学,高视坛坫”,且能“克明峻德”,所以,自天庭派遣文曲星降其户庐。
     虽然文学基因可以通过文人世代修行获得,但是,文学基因也可通过旁门左道,如“杂交”在短期内取得。通过与文学大家联姻,从而在后代就能得到优秀的文学基因,这是古人也懂得的道理。正如格言说的:“近墨者黑,近朱者赤。”为什么孟母要“择邻”而居?就是为了得到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。据考证,魏叔子与“易堂九子”之一的曾灿是“比屋而居”的,而曾灿是宁都宋代理学家曾兴宗和大诗人曾原一的后代。曾家是县城有名的“进士”户,自唐宋至明清,曾家至少出了5位进士,且都以文学名中国。魏禧父辈正是看中了曾灿是“文学世家”,所以,要与他毗邻而居。不仅如此,魏叔子的母亲也是曾姓,可见,叔子之所以可做文学大家,其中很大的原因是,在他身上直接遗传了曾姓人的文学基因。
    那么,为什么说文学可以“经世”呢?因为孔子说过:诗可以兴观群怨,即诗文是关系国家兴衰存亡的大事,它可以兴国家,观民风,凝人心和达民怨。因为文学可以鼓舞和教育人民,所以,能从事文学也是为人民革命的事业。文学家就是在精神领域战斗的战士,魏禧也是一名“精神斗士”,因为他毕其一生都在“反清复明”。他著书立说的目的就在于总结明朝衰亡的历史,从而为延续旧统治在精神上找到文学武器。
    当蒙古人的铁蹄滚滚而来时,面对明清革鼎之际,魏叔子不是站在新生事物一边,而是为维护腐朽的明王朝奔走呼吁。他早年和曾灿一起在家乡起兵抗清,但在未果后隐居翠微峰。他知道用武力是不能“复明”的,于是,他想到了“造士”和文学。前者指通过教育使更多的人觉悟,后者指用文学直接召唤人。
    总之,魏禧首先以一个革命家,然后才是文学家。魏禧的革命情怀就是“任天下与一身,托一身于天下”。这和古时无数仁人志士如范仲淹、岳飞等,以及当代鲁迅“我以我血荐轩辕”的革命理想同出一辙,都是为了救国救民,挽危澜于既倒,实现“铁肩担道义”的伟大目标。
在魏叔子看来,为什么明朝会灭亡?就是因为明末文坛的文风败坏了。因为这时的文风全是靡靡之音,纤佻之响。致使朝廷上下腐败、享乐和贪污成风,人民醉生梦死。于是表现在文学上不再有秦汉的“大风之歌”。文学成了人们泛滥感情和满足感官快乐的消遣。在文学中不再有正义和高尚的道德流露,而只见道德败坏和气节沦丧。在这种文学的推送下,国家哪能不灭亡呢?所以说,要想在文学上救国,关键要从文风上革命。就这样,魏叔子挑起了乱世文风革命的大旗,他自当前驱和闯将。
    一场伟大的文学革新运动,在魏禧和“易堂九子”中间诞生了。这场革命以复古秦汉和唐宋朴实敦厚的文风为宗旨,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在这场革新运动中,魏禧终于竖起了“文以载道”和“经世济用”的大旗。他以“真气”入诗文,以“积理练识”为风格,认为“识不高于庸众,事理不足关系天下国家之故”,虽为奇文亦不可取。叔子并以此向旧文学掀起了声势浩大的“围剿”。
     在这场运动过后,魏叔子以其彪炳史册的功勋名列“清初散文三大家”之中。但是,尽管魏叔子在文学战场上凯旋而归,然而他的著作(包括《宁都三魏文集》)在清代却全部列为禁毁图书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魏禧始终站在“反清”的队伍中。
     然而,魏禧的著作尽管被禁毁,但他的一部文集还是被宁都杨依村的有识之士,谢姓人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下来了。直到清朝统治者恍然大悟,认识到魏禧文学才是国家中兴之文学,才解除了对他们文集的禁毁命令。于是魏禧文集才得以重见天日。据宁都当代文史专家邱国坤介绍,自清代康熙年间以来,魏叔子文集刊刻出版竟然有13次之多。这就充分说明:魏禧文学实乃经天纬地之文学,民族复兴必读文学。这是很值得后人推崇备至的大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请进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